安徽快三万能基本走势图:小小说精选-经典微型小说-经典短篇小说-精品小小说

提供最新的1218篇精品小小说

2017-04-28
  三两银子的薛平贵    正上着班呢,一个电话打进来,搅乱了小米的一池春水。打电话的是薛刚。屈指算来,小米和薛刚十年不曾联系。那时的小米,骄傲自负写得一手锦绣文章,薛刚 ...
2017-04-28
  窗外有只啄木鸟    失明后,他的记忆反倒越来越清晰鲜明。他常想起生病前的那个春天,他正坐在桌前看书,忽然窗前飞来一只灰褐色的小鸟,站在窗台上,机敏地四处张望。它的 ...
2017-04-28
  清平调    “长安大街上都快传遍了,贺知章居然用官凭换酒豪饮!”高力士尖着嗓门儿对唐玄宗说道。“这个贺知章仗着会写几首歪诗,就……朕要当面问问他哪来这么大 ...
2017-04-28
  大哥    大哥又和父亲吵翻了。这次是因为父亲过生日,父亲要让上高三的孙子请假。大哥不同意,说:“高三学习很紧张。”父亲说:“再紧张,不就一天吗?”大哥说 ...
2017-04-28
  梅花引    滨州人爱听曲。滨州人最爱听梅娘弹的梅花引。梅娘人长得凤眉星目,明眸皓齿,举手投足间有一股富贵之气。据说梅娘生在京城大户人家,后得罪权贵,家道败 ...
2017-04-28
  知音的无奈    章惇来拜访欧阳修,刚迈进书房的门槛,就闻到了淡淡的墨香。章惇熟悉这种香味儿,这是李廷珪墨的香味儿。书案上,欧阳修刚作了一篇文章《史炤岘山亭记》 ...
2017-04-28
  影子作坊    影七已经八十多岁了,耳朵有些聋。“谁?”影七哑着嗓子问,已经好多年没有人来拜访过他了。门外没有人回答,依旧是轻轻的敲门声。影七点亮床头木几上的 ...
2017-04-28
  万山    礼部尚书杨基派人将一封八百里加急的密函送抵吴郡小镇周庄的时候,江南首富沈万山正拿起毛笔,似颜非颜,似柳非柳,写下“沈厅”两个大字。万山公买断沿 ...
2017-04-28
  天珠    他决计出走。他的身份是父王的十四子。其时,父王的王国正处盛世,子嗣甚多。王兄们文韬武略样样皆精,王弟们乖巧伶俐,甚得父王喜爱。除了他。父王把西 ...
2017-04-28
  傻将军    皇上最近有心病,日难食,夜难寝。满朝文武百思不得其解,有的说:“陛下,北方已降透雨,旱灾已解。”皇上不作声。有的说:“陛下,南方瘟疫已控,您不 ...
2017-04-28
  食梦师    我是一名食梦师。对,我的工作就是食梦。我们食梦师这一行本来是不沾世俗的,心情好就吃掉别人的噩梦,让别人睡得香甜。我最喜欢吃小孩子的噩梦,他们的 ...
2017-04-28
  唱柳琴戏的曼儿    东家老爷的独生女曼儿都9岁了,还没裹脚,这在郭镇可是件怪事。当时人们对女孩子裹脚可严着呢:5岁揉,6岁压,7岁8岁带子扎,方成三寸金莲。曼儿9岁不裹 ...
2017-04-28
  三棵白菜    1967年冬天,一个临近春节的早晨,母亲叹息着,并不时把目光抬高,瞥一眼那三棵吊在墙上的白菜。那年我12岁。最后,母亲的目光锁定在白菜上,端详着,终 ...
2017-04-28
  小兰的爱情    小兰年轻时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女。自小兰十八岁起,她父亲就忧心忡忡地时不时检查自家的门槛,看何时需要修补。小兰是一个从小有主见的人,即使媒人将对 ...
2017-04-28
  釉里红    看着一件件即将入窑的精美瓷器,姚本根表情凝重地说道:“我得上一次锣鼓岭。”“去干吗?”黄石声盯着姚本根,硬邦邦地说:“龚老板说过,在釉里红烧制 ...
2017-04-28
  犯病    老王退休不到两年,就患上了帕金森综合征,说白了就是老年痴呆。他跟其他患者的状况基本相同,记忆力消减,行动不便。譬如水杯明明拿在手里,却满屋子转 ...
2017-04-28
  爷爷的传奇    在我印象中,无论是我父亲的家族,还是我母亲的家族,都不存在所谓的传奇。地域如此,一马平川,无山无水,就算遇见一个鬼,三里开外就能瞅得一清二楚, ...
2017-04-28
  知了声声    知了越吵越热,热沸了河里的水,热沸了岸上的一群老头。我儿子要回来了!一向沉默寡言的王大耳朵还没坐稳,就开了话匣子,这让老哥们很意外,一个个把目 ...
2017-04-28
  唱石头    科浅屯九十一岁的老德玛干了件吓死人的事:不知打哪儿来的本事,她竟然把西下屋大梁上的萨满鼓弄了下来。萨满教是流传于东北各民族的一种原始宗教,沟通 ...
2017-04-28
  便条    韩辉刚毕业不久,为了方便工作,他在离公司不远的偏僻处租了一间房子。房子是韩辉通过墙上的小广告找到的,他和房东仅仅通过电话联系过。夜深人静,韩辉 ...
2017-04-28
  一念    何倩要带孙诚回家。孙诚怕,怕何倩的母亲。上次,孙诚去何倩家,刚进门,孙诚就被何倩的母亲给赶了出来,紧随而来的是那些礼物,像是长了翅膀一样从屋里 ...
2017-04-28
  我不认识你    李东骑着电动车过来时,老人已经倒在地上好几分钟了。边上有人围观,但没人去帮老人。李东停下车,问:“这老人怎么啦?”有人回答:“谁知道呢?”李东 ...
2017-04-28
  盐    盐罐子一直搁在饭桌靠墙的搁板上,这块小小的木板是专门放盐罐子的。爷爷觉得,盐是世上最好的东西,每顿饭都离不开盐。奶奶还在世时,每隔半月就会炒一 ...
2017-04-28
  开眼活    随着旅游业的兴起,锦溪老街热闹了起来。街南头有个陈家,祖上就住在这条街上,自个儿经营着一个米糕店,生意红火后,有人在街北头也开了个米糕店。陈家 ...
2017-04-28
  缺一个金元宝    清朝的时候,满人管饺子叫饽饽,煮饺子就叫煮饽饽。大年间,皇宫里第一锅饺子要供堂子。满人信萨满教,堂子就是供萨满神的地方。据说萨满神吃素,第一锅 ...
2017-04-28
  夜猫子为什么鸣叫    嘎、嘎……夜猫子又叫了,叫得很难听很神秘。夜猫子就躲在院子外面毛白杨的树冠里,隐身在夜色中。我们看不见它,它也许能看见我们。父亲抄起一把镢头, ...
2017-04-28
  一个人的暗恋史    高中三年,我暗恋着一个学画画的男孩子。这其中,是我全部的压抑与克制,怯懦与卑微。迟慕西,迟慕西,迟慕西。这三个字和着我的心跳“咚咚咚”地一直回 ...
2017-04-28
  茶与胡须    蔡襄爱茶,典籍上都是这样说的。仁宗初年,宫廷和坊间饮用的都是大团茶。这种茶制作稍显粗糙,老百姓喝喝也就罢了,皇帝也跟着喝,就有些掉份儿了。虽说 ...
2017-04-28
  千砖万瓦    公元1368年,洪武元年三月,刘伯温奉朱元璋之命前往江南小镇周庄向江南首富沈万三借银两修城墙。江南的三月就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是晴空万里, ...
2017-04-28
  黄莲圣母    庚子闹义和团时,天津大乱,入夜城门不关,灯火通明,人不睡觉,满街乱窜。一群群打河北山东来的义和团拥入天津,衣服的前胸后背写着各自的八卦字符,扎 ...
2017-04-28
  陈二黑的拉魂腔    民国27年,日本鬼子攻下了乌鸦岭,随后把街北的大庙改成了军部。军部距离戏堂仅三百米左右。鬼子们爱听戏,特别爱听泗州戏。泗州戏俗称“拉魂腔”、“太 ...
2017-04-28
  号角    处暑这天,蔡爷带着他珍藏的牛角号,早早来到码头??醋沤嫔侠赐拇?,蔡爷不时吹起号角:呜嘟,呜嘟,呜嘟嘟……蔡爷的号声虽然低沉,然而那节奏却 ...
2017-04-28
  用好一根火柴    那是一个炎热的季节,结束了四年大学生活,我开始了创业旅程,在一家大公司从一个底层的小职员干起。经过近6年的坚守和努力,我凭着过硬业绩和素质当上了 ...
2017-04-28
  不是所有的离别都有重逢    他是个惹人讨厌的家伙,动不动就揪她的头发,往她的毛衣上放苍耳,或是在她的铅笔盒里藏毛毛虫。她要么气鼓鼓地找老师告状,要么凶狠地就地反击。他任凭 ...
2017-04-28
  你认识汉斯吗    如果你第一次跟张奶奶拉家常,见面说不了三句话,张奶奶就会问你:你认识汉斯吗?医生,德国人。张奶奶闺名芝秀,慈惠墩人,十多岁上父母双亡,孤零零的 ...
2017-04-28
  强迫我爱你    王国庆的生活,被框在四四方方的田字格里了——就像他的签名。人家签名都喜欢龙飞凤舞,越拧巴越好,他不,端端正正一笔一画,拿自制的田字格一套,若那 ...